一文知晓90年月F1:技术革命席卷而来,威廉姆斯是主角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
  • 来源:东台生活圈子
二十世纪90年月,F1迎来了一场技术革命——赛车使用繁杂的电子系统,以提升赛车牵引力和悬挂设置……速度也不停变快。然而,阿亚顿·塞纳在1994年圣马力诺大奖赛上的丧生,令赛车运动的头号招牌开始寻求“如何更宁静”,包罗赛车、赛道的宁静规格也彻底改变。

文/QIAN JUN MOTORSPORT MEDIA

图/F1

90年月的开局与此前80年月如出一辙,整个F1围场都力争攻破迈凯伦、本田和塞纳的统治。那时,罗恩·丹尼斯治下的车队疯狂烧着万宝路和日本引擎制造商的赞助金。

其实,法拉利并不只是“看客”。阿兰·普罗斯特厌倦了和巴西人一连两年的“窝里斗”,转头马拉内罗。但,锦标赛的剧本在1990年仍是稳定味的“二人转”。

当赛季来到倒数第二站日本(铃鹿),“车神”的思绪一下回到了12月前:“教授”用“非体育道德”的居心碰撞,加上“同胞”——FISA(国际汽车运动协会)主席让·玛丽·巴莱斯特的“容隐”,使自己被“偷走”了年度冠军。这回,塞纳用“以眼还眼”的方式让悬念在头圈的1号弯就被“杀死”——按丹尼斯的说法:“这就是人性的弱点,他也许正读到《圣经》里的这一章节。”

这无疑是两位F1传奇相互之间关系的“冰点”。

1991年,当本田从V10引擎 加码至 V12(RA121 E)引擎,塞纳却相信并没理论上的性能飞跃。反而,增加的马力还无法抵消赛车增重所带来的影响。即便,巴西人凭借开季的四连胜,为其第三座世界冠军奠基了基础,但到赛季末期,使用本田V10 (RA101E) 引擎的尼基·曼塞尔和威廉姆斯FW14赛车才是赛场的标杆。

威廉姆斯王朝的“复辟”

1990年的夏天,其时还年轻的阿德里安·纽维被Leyton House车队的治理团队(听说是会计)卷铺盖。但他立马在威廉姆斯找到了新事情。随后,所有人觉察FW14系列赛车和“技术大神”在March时期设计的881/891赛车惊人的相似!配上完美的“半自动变速箱”,他们已给迈凯伦发生了威胁。1992年,不行战胜的“主动悬挂”登上历史舞台,F1“变了天”。

老在冠军眼前功亏一篑的曼塞尔这回迎来了转机。回首其职业生涯,1986年阿德莱德收官战上意外爆胎令其离世界冠军渐行渐远。1989年,他加盟法拉利,在与普罗斯特搭档一年后,由于“宫心斗”过于强烈,变得有些低头丧气。尤其是1990年银石,杆位的“英国雄狮”一路领跑,不意其法拉利641赛车再度歇工,“教授”借此又胜。其时,英国人直接愤而将手套扔向人群,对外宣称自己要退役。不久后,格洛夫车队签回这位猛将。

按纽维的说法,FW14B可谓是为曼塞尔所度身定制,正是其勇猛的驾驶方式,才激活了这款赛车的潜力。最恐怖的案例来自1992年银石站排位赛,他比队友里卡多·帕奎斯快了1.9秒,比第三名塞纳快了2.7秒!最终,英国人以“五连胜”开季,并在自己39岁生日前一周的匈牙利大奖赛锁定世界冠军,百感交集的他还带上自己的妻子罗珊娜去了赛后新闻公布会。

此时,车队老板弗兰克·威廉姆斯爵士有个“绝密”。1991年,普罗斯特因称法拉利赛车是辆“红色大卡车”而被逐出“跃马”,甚至错过了1992赛季。爵士的反映很快,马上签下法国人为其1993赛季车手。思量到“教授”不想与新科世界冠军再续前缘,也令英国人只得前往美利坚的indyCar。

其时《太阳报》还搞了个“挽留我们的尼基”的情愿,甚至有举着口号的许多抗议者泛起在格洛夫总部的门口!整整一周!

如此庞杂的情况下,新赛车由已32岁的达蒙·希尔来卖力测试。但其专业、速度、另有做事方式令老牌车队印象深刻。格拉汉姆·希尔之子也通过测试拿到改变职业生涯的席位。1993年,他作为“僚机”资助“教授”以第四座世界冠军奖杯完美谢幕。

作为围场最具科技含量的车队,曾在十年前的多宁顿赛道测试过FW08赛车的塞纳已经心动。

新人的涌现

当贝特朗·加舒在伦敦海德公园用一罐催泪瓦斯,“袭击”伦敦出租车司机埃里克·科特(Eric Court),随后被判入狱的比利时人熟不知自己的“愚蠢”资助一位新星——F1历史上至今最伟大的车手迈克尔·舒马赫

已在WSC世界运动车锦标赛上证明自己的德国人,通过银石的精彩单圈感动了乔丹车队老板埃迪,加上“坑蒙诱骗”爱尔兰老板自己很是熟悉斯帕·弗朗科尚赛道(实际上只是骑自行车!)他获得了让F1记着自己的时机:排位赛排名第七,比队友安德烈·德·切萨里斯快1.4秒。遗憾的是,191赛车的离合器问题让其首秀仅连续了不到30秒。

这却无碍德国媒体称之为“斯蒂夫·伯勒夫后的新天才”。一站后的蒙扎,他被贝纳通老板弗拉维奥·布里亚托雷签下……接下来的故事,绝大多数车迷都滚瓜烂熟了。

另有一位,就是青年方程式时代曾和舒马赫杀得不亦乐乎的米卡·哈基宁。1991年获得莲花席位的他在次年竣事后被“付费车手”所取代。他却“因祸得福”,获得来年迈凯伦的测试车手条约。

随着马里奥·安德雷蒂之子迈克尔始终难适应欧洲赛场,“芬兰飞人”获得1993赛季最后三场搭档塞纳的时机。随后的葡萄牙和日本站排位赛,其在队内丝绝不弱下风,今后,沃金车队进入围绕其建队的时代,他也在上世纪末一连拿下两座世界冠军奖杯。

运动最黑暗的时刻

以1993年底为时间节点,F1赛车开发了很是多的电子系统——主动悬挂、四通道ABS(防抱死系统)刹车、四轮转向、起步控制、牵引力控制系统……

没想到,拥有全场最BUG赛车的塞纳,却代表“老式车手”联名致信刚上任的FIA主席马克斯·莫斯利。希望让竞争恢复“车手主导”。“英国状师”也认为这切合自己的执政理念,1994赛季时已大有革新…… 老话说得好,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”。似乎有不少车队依旧“讨巧(作弊)”。根据F1“大嘴巴”埃迪·埃尔文回忆有些赛车在场上就是“无敌模式”。

原来犹豫满志的塞纳则开局不顺,接连在因特拉格斯和冈山双双退赛,一下落伍舒马赫多达20分。随后的圣马力诺大奖赛则被载入F1历史的史册——鲁本斯·巴里切罗在周五训练中严重撞车、罗兰德·拉曾伯格在周六预排位赛丧生,周日下午正赛的坦布雷诺高速弯,塞纳的生命也终结于此。14天后摩纳哥大奖赛上,卡尔·维德林格在之字弯再失事故,FIA终于开启了全面宁静化的议程,一系列措施令赛事的宁静度获得“质的提升”。

这段时期,贝纳通、威廉姆斯和迈凯轮先后“二连霸”,其中,舒马赫与希尔在阿德莱德、舒马赫与雅克·维伦纽夫在赫雷兹的“决议冠军之撞”,成为这些年最具争议性的画面。“车王”的“恶魔”一面得以体现。不外,德国人和法拉利的“化学反映”离完成越来越近……

另有,这个精彩的十年的竣事也意味着烟草广告开始因执法逐步陷入逆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