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岩,被动的性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东台生活圈子

大鹏和柳岩主演的《大赢家》,最近直接在网络上映了。这部影戏现在豆瓣评分6.8,算是中规中矩的喜剧片。

其实只要是大鹏主导的影戏,基本都是同样气势派头,平庸可是努力,不够惊艳但也不大堕落,随处透露出小人物的励志和向上。

大鹏自己,也必须是主演,是灵魂人物。这一次,他在《大赢家》演一个银行小柜员严谨,接到了上面要“反抢劫演习”的任务,阴差阳错成为了演习中的“劫匪”。由于严谨实在是太严谨了,抢劫也必须要还原细节假戏真做,将原本是走过场的演习酿成了一次真正的“突发事件”。

可以说,整部影戏就像是大鹏的独角戏,故事每一幕的生长,都是由着“严谨”这小我私家物的行为来推动,百分之八十的笑点也集中在他的身上。

而柳岩,虽然挂的名衔是女主角,戏份却少得可怜,存在感甚至还不如代乐乐演的被“强奸”的银行柜员。角色自己也没有什么发挥空间,只是为了玉成大鹏的工具人。

这也是大鹏影戏的一贯路数,影戏里一定有一个老实的男子,和一个性感的女人。这个性感的女人,往往是对老实男子的奖励。

柳岩演了那么多角色,唯一有过闪光点的,或许就是《受益人》里的岳淼淼。岳淼淼是一个活在底层靠直播养家的网红。她决议在完婚之前做最后一次直播,让大家看看她不化妆的样子。

一边卸妆,一边坦白:“我咧,是湖南的,大一点的时候我就想脱离家,想去北漂嘛,遭了蛮多罪,上了蛮多当,但我最终还是找到了一个让我做真实自己的人,我一直说我24岁本命年,不是的,我38岁了。我以后要迈开新生活的程序了……就这样突然地竣事直播吧,爱大家。”

卸下盛饰的柳岩,脸有些肿,看起来很朴实,也很憔悴。她笑着,关上了直播镜头。

《受益人》里,大鹏演的失意中年男子吴海,一直在使用岳淼淼,打着完婚的幌子想要杀妻骗保。而岳淼淼是一个没有判断能力的恋爱脑,一心就想要找个老实男子完婚,任劳任怨。她掉臂一切地支付,终于感动了吴海,换来了一句真心的“妻子我爱你”。

大团圆感了局人吗?站在男性的角度看,也许。可是,岳淼淼这个角色,却是彻头彻尾的悲剧。她一直努力地想要挣脱被人鉴赏的逆境,最后却还是成为了两性关系里被牺牲的那一个。她的无私奉献和默默忍耐,都只是为了玉成男子的“浪子转头金不换”。可以说,岳淼淼这小我私家物,并没有真正的自我人格,仅仅是男主角人格升华的一块踏脚石。

这和柳岩自己的处境何其相似。

最初的柳岩,并不以性感著称。虽然长了一张精明的脸,她的性格却是大大咧咧,不拘小节。做主持人的时候直接在刘德华眼前问起喻可欣,逼得刘德华只能给她的老总打电话,做综艺的时候,也没什么禁忌,卸妆掀刘海用袜子喝水都试过。

柳岩生长在一个很传统的家庭,有一个比她大四岁的哥哥,她是超生来的,爸爸一直说她是捡来的买来的,这话她一直记到了长大。她的第一份事情是护士,需要保持时刻严谨,不能失控。到场选秀赚的第一桶金,也是为了给母亲做手术。主持人大左说,“她心田是巴不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一个女孩。”

2011年,光线传媒投拍《画壁》,孙俪和郑爽是主演,当家花旦主持柳岩和谢楠也有客串。影戏在香港举行首映礼,柳岩一小我私家拿到了最多的镜头和版面,八卦媒体用了很惊动的四个字形容,“胸袭香港”。

没几天,包贝尔又成了微博热议。因为每次宣传他就坐在柳岩旁边,被网友发现眼睛一直盯着柳岩的胸看。

包贝尔本人也不否认,还直接在微博艾特柳岩,“有完没完,眼睛是钉上了么。”冯远征给包贝尔留言,“孩子啊,丢人那,下次戴墨镜。”包贝尔也不内疚,“你去了你也看,太震撼了。”还亲自问柳岩,“看没事,上手流氓,对吧?”

包贝尔的说话,代表了许多直男“物化女性”的心态。既然你敢穿低胸,我就美意思看,你要主动展示性感,我就不用尊重你。

厥后,柳岩又演了许多影戏,无一破例都是只有身体性感的花瓶角色。观众对于柳岩出演的影戏期待也是很低的,因为往往只有影戏自己毫无吸引力的时候,才会需要动用柳岩的性感来拉动关注热度

2015年,王家卫监制的影戏《摆渡人》也邀请柳岩去拍。柳岩很惊喜,因为王家卫是她最喜欢的导演,“能在王家卫影戏里露个脸是演员的毕生梦想。”去了,一条金色V领露胸裙摆在那里。柳岩问经纪人,“一定要穿吗?”经纪人说,“来都来了。”

柳岩不是一个非要做自己的人。从她上过的综艺和访谈中可以看出来,柳岩很会倾听也很擅长与人相同,她说出来的话总是让人感受舒适和周到。

纵然是性子有点冷淡自满的姜思达,去到场柳岩的饭局,也会被照顾得很好,可以和大家玩得很嗨。一向自恋的马薇薇也忍不住要和柳岩比力,“你比我更成熟,会用更委婉的词汇去表述某些看法,你会往退却一步,这就是你的智慧。”

这是柳岩的优点,很智慧,情商高,知进退。也是这样的她,另有退无可退的时候。

2016年,包贝尔和包文婧在巴厘岛举行婚礼,许多明星都有出席,伴郎团阵容也很瞩目,包罗韩庚、杜海涛、王祖蓝、李灿森。

婚礼途中,作为伴娘的柳岩,突然被伴郎们推倒在地上,抓起手脚抬起来就要往游泳池里丢。柳岩一直在高声尖叫“放开我!救命!”周围的人却在哄笑。只有贾玲冲过来,把伴郎们都推开,护在柳岩身边,柳岩牢牢搂住贾玲的腰,就像抓着救命稻草。有人喊贾玲“快走开,别扫兴”,也有人大呼,“那就让贾玲下去”。贾玲岿然不动,冲着伴郎们喊,“几个红包就能解决的事,没须要拉人下水。”

这段视频被曝光后,柳岩第一个出来致歉,包贝尔和伴郎团也连夜随着发致歉。绝大多数网友都在谴责伴郎团太偏激,但圈内人的态度却很微妙。王思聪没有指名道姓地揭晓过评价:“她没有脑子的呀,如果有一丁点脑子,就应该知道,不应去为了小我私家炒作,冒犯不是说半个娱乐圈吧,但冒犯那么一票人。其实基础什么事没有发生,这样做是为了让大家同情她,而已。我以为最恶心的事了,以后不会再有人请她去什么运动了,有须要吗?”

被性骚扰的女性,很容易遭遇到这四个字,“有须要吗?”你不外是被碰了一下摸了一下装什么清纯,你发视频出来就是为了炒作,损人倒霉己,对你有什么利益?

闹伴娘之后,伴郎团没有受到什么实质影响,该完婚的完婚了,该赚钱的还赚钱。明显是受害者的柳岩,却徐徐消失在了民众视野中。有段时间,网友发现柳岩居然在快手上卖货,卖6.9元一双的丝袜、59元一支的牙膏、29.8元三瓶的洗发水……

柳岩也开始很避忌“性感”这个词。

去上恶毒梁欢秀,梁欢很直白地对她说,“我以为你身上没有婊气,那种婊气就是玛利亚凯瑞上节目的时候把所有女明星都黑一遍,老娘就是性感,老娘就是有胸。”

她的回覆也很坦诚,“我问过我自己的心田,我不是一个婊的人。私底下的我,还挺贤妻良母的。我不想做一个被物化的女艺人,在这个时代不适合过分的性感。我不想再成为一个可以被任何人调戏的柳岩。”

柳岩交过几任男朋侪,也被主动求过婚,但最后都是男方主动提出要分手。现在,柳岩都是跟不红的人玩在一起。她认为不止公共对她有偏见,艺人也会对她有偏见,“大家总以为我穿着泳装在街上走路。”

这也是实话。去上《脱口秀大会》,倪萍也讥讽过柳岩:“我之所以被称为一代女神梦中情人,就是因为谁人时候网络不蓬勃,就是电视,打开电视就是我打开电视就是我。要是有柳岩这样的孩子在,哪另有我什么事啊,不外柳岩能出电视也够呛,穿着游泳衣主持节目,这还能看嘛,眼睛都不够使的。”

脱口秀的台本都是编剧写的,未必是倪萍本人的想法,可是台下的观众听了这话都在使劲拍手,另有男性在高声喝彩。柳岩的心情变得十分尴尬,一直摆手。

倪萍抖完负担看向柳岩,观众都在笑,柳岩也只好挤出一个笑容。

大鹏是为数不多向柳岩伸出援手的明星。两小我私家早在2007年就认识了,那时柳岩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女主持人,而大鹏还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喽啰。

2年后,柳岩邀请大鹏去到场她的生日会,满屋子的帅哥玉人,不是知名演员就是知名主持人。大鹏坐在角落,一晚上都没跟柳岩搭上话。他送的生日礼物,也只是一条小项链,淹没在聚集成山的礼物盒里。大鹏很失落,“好不容易交到一个像她一样的朋侪,效果她却有这么多像我一样的朋侪。”

没想到第二天,柳岩戴上了那条小小的项链,拍了一张照片发给大鹏。

厥后大鹏拍《屌丝男士》,除了他自己,唯一的贯串人物就是柳岩。为什么会让柳岩来当屌丝女神,大鹏的解释是,“一是她身材很好,切合我对女神的形象设定;二是她很努力,我好像看到了女版的自己。”

直到去年,柳岩才真正把大鹏当做朋侪,她说,“我是天蝎座,我很慢热,也很难信任人,尤其是男子。”大鹏是第一个泛起在柳岩父亲重病房的人,也是第一个泛起在她父亲追悼会的人。现在,他是柳岩有且唯一的人生挚友。

大鹏给了柳岩出演影戏的时机,她也不必再当性感花瓶,惋惜柳岩还是一直没有挣脱“功效性人物”这个设定。

大鹏是谁人冲进人群里努力用小人物的悲欢吸引眼光的喜剧演员,柳岩却是一直默默站在大鹏身后的女人,她是他的缪斯、他的支撑,他的梦想,悲喜都由着他来牵引,自己原来的面目却变得很模糊。

唯一有一点好,柳岩说,“(现在)我不那么性感,但我很开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