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情并不是风骚!柳岩、蔡明、余男,性感应骨子里的美是什么样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  • 来源:东台生活圈子

《男子装》封面被默认为界定女星是否性感的标尺,也成了女明星敢不敢突破自己的试金石。

海清拍过一套“鹤发魔女”封面照,把“国民媳妇”的光环踩了个稀巴烂。这次拍摄,居然是“不吃馒头争口吻”的效果。

海清有一天跟老公上街,老公看到《男子装》的封面,就刺激她“你看看人家”,海清发飙“这有什么,我也能”,毅然决议去拍。

我们每次采访海清,经纪公司都市提前打招呼:不要提“国民媳妇”。也许她那时候就受够了当“媳妇”,发作了小火山吧?

蔡明拍封面则有点轻描淡写:看过人家拍的,也不以为怎么样啊。

听说蔡明拍摄时,不需要心理建设,浴室look说来就来。先是轻歌曼舞,自己跟自己玩儿,厥后全面清场,跟相机背后的眼睛对话,整小我私家大大方方的。

出来的成片,把大家都震住了。

究竟是春晚常青树、国民马大姐,突然酿成性感尤物,让网友直呼: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蔡明老师!

更让人震惊的是刘晓庆版封面,全脸平滑无暇没有一丝细纹,旁边还站着一只豹子,有种睥睨一切的气场。

别人都是“岁月不饶人”,刘晓庆是从来没计划饶过岁月。这个封面虽然被质疑修图过分,但跟她一贯的女王范儿还蛮搭的。

但拍了这么多,也不是没有反面课本。

吴昕这样的朴实女人,硬拗的性感实在有点赶鸭子上架,出刊后被时尚博主刻薄为“母婴杂志既视感”。

人跟杂志相互成就,日后还把“性感”打造成手中王牌的,要数柳岩。柳岩自己对性感的态度,也是履历了好几轮转变。

第一次拍《男子装》封面的时候,柳岩还在为了造型尺度和体重纠结,也不以为自己性感。

拍的时候,柳岩一开始寸土不让,坚决不能真空出镜。摄影师接纳的方法是“温水煮青蛙”,让她自己发现自己的美,一点一点逐步来。

这一拍,给柳岩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,也让她之后一直跟“性感”联合在一起。

在老东家光线出品的影戏里,柳岩常年饰演大胸花瓶,男性创作者们明白怎样把她拍得性感,但没给她展示心田世界的空间。

柳岩本人预计也挺郁闷的,所以会一边在戏里性感,一边又说希望大家不要只注意她的性感。

2008年拍《男子装》,2009年跨界当歌手,柳岩那段时间的造型元素,不是厚刘海,就是种种剪裁奇特、一味突出Ecup的制服裙,春景撩人。

但性感这顶帽子,就像紧箍咒,戴上容易,摘下来可就难了。一系列的性感亮相,让柳岩再也回不到音乐节目主持人定位,也失去了青少年受众。

尤其是2014、2015年又上了两次《男子装》封面,柳岩的“性感”标签再也摘不下来了。

其实性感的柳岩过得不算风景,事情满负荷,赚的钱全都存了起来,给哥哥买屋子、给妈妈治病、给外婆、给爸爸……

但大家对于柳岩始终态度暧昧:网上一直有人讥讽“别人是巴萨皇马的球迷,你是柳岩的球迷吧”;演员乔杉买过不下70本杂志,说柳岩是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封面女郎。

“女郎”不即是女神,柳岩出席运动总是被人瞄胸,在包贝尔婚礼上被一帮男生捉弄,直到《脱口秀大会》柳岩被揶揄是“不用看脸,看剪影就知道是谁”的女明星。

这未尝不是来自男性的一种恶意:一边偷偷买杂志看你,一边居高临下。一个没犯过什么大错的女孩,仅仅因为“性感”,就被剥夺了本该有的尊重。

《煎饼侠》里那句“身材是我自己的,我跟谁借胸了?”有点为自己正名的意思,跟舒淇(传说中)的金句“要把脱下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回来”异曲同工。

不管当初是人为设计,还是柳岩本人的意思,她都验证了:成也性感,败也性感。

我们也很想讨论一下:到底什么是中国式性感?哪些女明星算是中国式性感?

性感这个词,在东方文化中,是带有不行言说色彩的。女性展示身体之美,也是有风险的。

跟西欧女星相比,中国的女明星,一直是以蕴藉为美。最早释放出性感的中国女明星,大多有外洋履历。

好比巩俐,是国际影戏节的宠儿,一件白衬衫都能穿得风情万种,人高马大、丰乳肥臀也靠近西欧系的审美。

陈冲、邬君梅也是很早就闯荡外洋影戏界了,跟巩俐比起来,有种中国南方女人的精致性感。

而新一代的演员,少了许多限制,更愿意展示自己康健的一面。巩俐的老乡张雨绮,孝敬了很多多少喷血的性感照。她在《尤物鱼》中的造型,有一种生生勒出来的性感。

但张雨绮的性感,跟自己康健的生活方式是一个体系,生活中也是个风风火火的女生,所以没啥风尘感,反而有种努力向上的感受。

85后、90后的流量小花中,没有人再打性感牌,因为已经由了要用身体说话、吸引眼球的年月。

另一方面,出道过于顺利,拍的不是蛮横总裁爱上我就是IP古装剧,都不怎么接地气,履历也相对单薄。没有足够的生命力,不足以驾驭丰盛的性感,而更像是温室里娇弱的花朵。

要诠释中国式性感,有一个相对合适的人,也是我们后台许多读者提名的——余男。

她不娇小、不柔弱,有种大刀阔斧的美。许多人第一眼注意到她,是因为厚嘴唇,这似乎也是性感尤物的标配,从安吉丽娜·朱莉到舒淇,都有。

余男的身材,露出来有露出来的洒脱,包起来有包起来的风情。好比她穿旗袍,有胸、有腰、有胯,但你看到的不是婀娜多姿,而是一种硬朗的气质。

穿职业西装,也是大气凌厉。

大多数女明星的性感,都在男性话语体系界说的性感,通过几个须要的部位,一看便知,不需要解释,好比柳岩的胸。

余男的性感,不刻意强调身体符号,用评论家的话说,是一种“借居在东方人身体里的西方性感”。

有博主写过一句评语,我很赞同:

余男不是外表妖艳、娇声嗲气、单刀直入的那种“性感”,而是一种强烈的冲突和反抗性。容易得手的叫sex,不易得手叫sexy。

而我的一位直男朋侪说得更直接:她属于“我可以骚,但你不能扰”。

这种气质,是余男的性感泉源,也是她跟海内大多数女星的区别所在。简朴点说:牝牡同体。

许多女明星会玩“总攻”人设,好比刘涛。但随之而来的贤妻通稿、隆重的街照相,立刻就给人违和感。余男的反差在于:没有人设,所以不怕冒险。

2012年,硬汉史泰龙邀请余男出演《敢死队 2》 ,饰演女主角科学家Maggie。史泰龙对余男的好评,是因为“从没有见过一个女孩,第一次拿枪就能连发十二颗子弹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”

宁浩找她拍《无人区》说:剧本给到她,我什么都不用做了,她自己就知道要怎么演,要出什么效果。

余男在《杀生》里和黄渤肉搏,在《无人区》里在徐峥的眼前跳钢管舞,却没有小女人的扭捏和情欲之感,也因此出现出一种爆炸式的力道。

这样的女人,成不了花瓶,但总会成为男子戏里让人过目成诵的角色。吴京的《战狼》到《战狼 2》都请了她出演,也算是一个懂她的直男导演。

在镜头里有蓬勃生命力,影戏同样给了她足够的犒赏。

被称为“巩俐和章子怡后的第三人”,也是有足够底气的——2010年还被入选了第60届柏林影戏节主竞赛单元评委,在她之前,中海内地只有巩俐有这资格。

性感不是一种身势,而是一种状态,一种“她想出发,拔腿就走;她想喝酒,坐下就喝;她想唱歌,张嘴就唱”的自在。

不在宣传期的时候,你险些看不到她的新闻,也不跟圈内人称兄道弟做闺蜜发自拍,因为:生活自己就够好玩的了。

余男爱跳舞,爱健身,从读大学开始,就爱去三里屯的酒吧玩儿,还喜欢Hip-Hop 。自己就能跟自己玩儿得开心,不需要跟圈子里的人social 。

这样的女人,既性感,又危险,因为可以跟男性旗鼓相当,直男们不会当她是猎物(没准儿男性才是猎物呢),而是会几多有点忌惮;不会像看待小女孩一样,把她当成需要掩护的工具,而是一个对手,一个同伴。

只是不知道,大部门男性,能不能明白得了这种不那么一目了然的性感?最后一句,柳岩、余男、海清、蔡明老师,你以为谁最性感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