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性的“美国队长”和艰难的“抗疫队长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  • 来源:东台生活圈子

中新网5月1日电 题:任性的“美国队长”和艰难的“抗疫队长”

作者:陈爽 李夏君

两天,美国首席传染病学家安东尼·福西(福奇)又上了社交网络热搜。好莱坞影星布拉德·皮特在电视节目中扮成福西的样子,批评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的一系列言行。

皮特在节目最后脱下假发套感谢福西,以及抗疫一线的医务人员。

这场“假福西”吐槽特朗普的戏谑背后,更像是一种隐喻。就在不久前,特朗普还在转发带有“炒掉福西”标签的推文。

年近八旬、老骥伏枥,曾辅佐过6位美国总统的福西,因为在应对传染病方面的专业精神和科学态度,被称为美国的“抗疫队长”。

不过,当碰上特朗普这个任性的“美国队长”,福西可能没有料到,政治与科学的较劲、外行与专业的碰撞,让他的此次抗疫变得异常艰难,难到他感叹自己一直在“走钢丝”。

是警告被忽视,还是专家搞错了?

4月18日,美国得州首府奥斯汀议会大厦前,一场名为“你不能关闭美国”的抗议活动上,现场民众齐声喊出“炒掉福西”的口号。

“我认为不会被传染(新冠病毒)的。”参加抗议活动的丽莎·雷说,新冠病毒只是“另一种形式的流感”。而她患有哮喘的丈夫在一旁补充,“没什么好怕的”,“我随时准备好去见上帝。”

回溯疫情在美国的蔓延过程,不难发现,上至总统,下至普通民众,很多美国人在面对新冠病毒时,都似乎有一种“迷之自信”。

《华盛顿邮报》的回顾式调查报道显示,早在1月3日,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(CDC)便收到了有关新冠病毒的第一个正式通知。几天之内,美国情报机构和公共卫生系统的官员,均对疫情的严重性发出了警告。1月21日,美国报告首例确诊患者。

作为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主任,福西在2月中下旬就建议特朗普在全美实施社交隔离,却屡遭拒绝。2月22日,他更是直言,美国“正处于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边缘”。当时,美国曝出的确诊病例还徘徊在数十例。

反观彼时的特朗普,奔波于选战集会的他谈及疫情时,或轻描淡写,或漫不经心:“新冠病毒只不过是民主党夸大的骗局”“新冠病毒会奇迹般地自动消失”……

《华盛顿邮报》统计,从1月初到3月中旬,约70天内,特朗普至少34次淡化新冠疫情的严重性。

即便这样,福西的提醒一直都没停止。3月11日,福西发出警告:“如果我们沾沾自喜,不积极采取遏制和缓解举措,确诊数可能会大幅上升,涉及数百万人。”当时,美国的确诊病例刚刚超过1000例。

3月13日,特朗普突然宣布“国家紧急状态”,整个美国社会如梦初醒,疫情数据开始井喷式增长。仅仅两周后,美国确诊病例破10万。又过了一个月,确诊病例超过100万。

4月28日,特朗普在记者会上解释美国病例数为何能从0到100万:“许多优秀的专家曾认为疫情不会影响到美国与欧洲,政府听从了专家的建议,但专家们搞错了,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疫情会如此严重。”

今次,这位“美国队长”又使出了拿手好戏,把锅甩给了专家们。不知他所说的这些专家中,是否包括曾多次警告疫情严重性、却又屡遭拒绝的福西。

谁的说法是“假新闻”?

79岁的福西,个头不高、身材消瘦。在白宫的记者会上,常常站在特朗普身后的他,更显瘦弱。

疫情期间,福西工作量骤增。通常,他每天凌晨四、五点钟就要起床工作,了解并整理最新的疫情资讯,以向记者和政府官员提供信息。参加白宫记者会、接受采访答疑解惑、指导疫苗和药物的关键性研究,成为他的工作日常。

4月5日,加入白宫应对新冠疫情工作组的第68天,原本一直站在特朗普身后的福西,少有地坐在凳子上参加记者会。

有记者问他最近睡得如何,他说,“之前是3小时,但我妻子想杀了我,所以现在每天睡5小时。”

福西的工作节奏只是疫情之下,千万美国医疗卫生工作者的缩影。

进入3月,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呈几何级增长。因为准备迟缓,即便在全球最发达的国家,也出现了医疗机构濒于崩溃以及难以想象的物资紧缺。

在抗击病毒的一线,医护人员不仅要超负荷工作,还因为缺乏必要的防护装备,时刻面临着被感染的危险。

急诊医生马尼·格鲁伯(Marney Gruber)轮流在纽约市的四家医院工作,通宵夜班对她来说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。即便是下了夜班,从医院回家的路上,她脑子里一直在想的也是,是否有足够的重症监护病床,如何将一名病人转到另一家医院,这家医院是否有呼吸机等。

根据医院管理层的建议,像N95口罩等医疗物资,她最多得用一周左右。

“我心里没底,这对我们以及患者是否安全。”格鲁伯说,有些同事已经不得不戴泳帽上岗,还有一家医院的防护镜已经消耗一空。幸亏格鲁伯早有准备,带来了她自己的防护镜,“采购急需物资这事根本没发生,我们都在自己想办法。”

疫情暴发后,无论是“抗疫队长”福西,还是身在一线的格鲁伯,直面病毒的美国医务专业人员无疑都承受着重压。而反观本应解决问题的政府机构,却出现了州长联合“叫板”总统,联邦政府“截胡”各州物资等等“奇观”。这不仅无法帮助医护人员解决棘手的困难,还令各方陷入无休止的“口水仗”。

面对医疗物资严重短缺的困境,特朗普3月21日在简报会上指责记者“缺乏外科口罩”的报道是假新闻。

不过,轮到福西发言时,他当面跟总统唱反调。“你没有捏造事实,我知道。”他对那位记者说。

听专家的,还是听政客的?

敢对“任性”发言的总统说不,与特朗普身边其他惯于迎合的官员相比,福西像是一个另类。

在特朗普称新冠病毒为“中国病毒”时,福西表示,“不,我永远不会这样说”;

在特朗普屡次推荐“神药”羟氯喹时,福西坚称这种药物尚需要测试;

在特朗普呼吁各州重启经济,解除封锁令时,福西呼吁大家“谨慎重启”。

4月12日,福西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了这么一句话:“假如我们更早行动的话,毫无疑问结果会好一些,会拯救更多生命。”

当晚,特朗普转发带有#炒掉福西#(FireFauci)的推特。显然,这是一种来自总统的敲打与暗示。

即便特朗普在后续的记者会上解释这仅仅是一次转发,但是,这场“美式抗疫”中,政客说辞和专家意见间的“分裂”正让普通民众陷入恍惚:“到底应该听谁的?”

疫情蔓延之下,当政客替代专家站在发布台最中央,政治与科学的较劲,立场和观点的分裂无可避免地凸显出来。

4月23日,特朗普在记者会就如何治疗新冠病毒又提出“惊人”建议。

“我注意到消毒剂在一分钟内就消灭病毒,仅用一分钟。有没有办法可以向体内注射消毒剂,让它进入肺部,对肺部产生很大影响,我认为这很有趣。”

这场记者会福西并未出现。而坐在台下的白宫疫情应对小组协调员黛博拉·伯克斯博士,则一脸尴尬。

第二天,特朗普解释了自己的“消毒剂疗法”,称这只是表达讽刺。

然而,就因为总统的这段“讽刺”,美国一些地区接到大量有关服用消毒剂的咨询电话。对此,特朗普表示,他对人们滥用消毒剂抗疫一事不承担任何责任,“无法想象为什么(会这样)”。

“感觉是两个世界在碰撞”

“炒掉福西”,特朗普的推文对于美国社会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。

不过,对于普通美国人来说,能上街喊出“炒掉福西”更多是基于一种纠结的社会情绪:看不见的病毒与看得见的失业,哪个更重要?

自疫情暴发以来,从动荡的股市到石油期货暴跌,疫情不断制造着“活久见”般的经济冲击。

在美国,累计领取失业金的人数已达到2650万人,为大萧条以来美国劳动力市场最严重的衰退。

“怕病毒,更怕没钱吃饭”,更多美国普通人把矛头对准了因防疫而生的“居家令”。

“我宁愿死于新冠病毒,也不愿看到家族企业倒闭”“我会尽我所能来养活我的家人,如果要拿我自己的健康去冒险,那就去吧”……在密歇根,在宾夕法尼亚,在科罗拉多,成千上万不愿“居家”“停工”的美国人上街示威抗议。

4月19日,科罗多拉州丹佛市,在抗议者通往州议会大厦的路上,几名医护人员身穿绿色手术服,戴着口罩和墨镜,一言不发地站在汽车前,用身体挡住他们的去路。

一名恼怒的抗议者下车冲向挡路的医务人员,对其破口大骂。

这些医护人员怎么也无法想到,有一天,他们会与自己奋力保护的人站在对立面。

目睹这一幕的BBC摄影记者麦克拉兰说,医护人员显然在发出无声的抗议,“(这一切)看着实在令人心碎”,“感觉就像是两个世界在碰撞”。

尽管“炒掉福西”的声浪已成了社交网络的热搜词,但是,福西仍在提醒着美国社会过早解封的可怕后果:“如果你操之过急,确诊病例会随之飙升,之前的抗疫努力将功亏一篑。”

《纽约时报》网站4月28日刊文称,在应对新冠疫情期间,特朗普多次出现与公共卫生专家相矛盾的表态。文章认为,对科学建议的漠视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主要特征之一,而这一点已经成为影响美国在世界舞台上地位的因素。

如今,那张福西站在特朗普身后掩面憋笑的照片还在网络热传。不过,3月下旬,面对美国媒体“你还好么”的问题,福西回答:“我感到很累”。

“我一直在告诉总统他不想听的事情。而且在公开场合也不得不说一些与他所说的不同的话。”福西说,自己一直在走钢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