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江苏热点】南京红色日历 _ 开车“遛狗” 司机老段的梅园岁月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
  • 来源:东台生活圈子

他,是位普通的司机,但车上载的都是周恩来、董必武、邓颖超这样的人物。

他,不在战争前线,董必武却对旁人夸赞道:“其斗争故事很值得一写。”

他是段廷英,长期在重庆中共中央南方局、南京中共代表团机关工作。凭借手中小小的方向盘,在方便了首长们行动的同时,也安全接送了无数地下工作者。

与“狗”斗而胜之

出身贫苦的段廷英,年轻时在车行当学徒,练就了一手好车技。抗战初期参加革命的他,也因着会开车的缘故,被安排在了时常能用到车的中共南方局工作。

中共中央南方局和八路军重庆办事处旧址

在红岩、曾家岩(抗战时期,中共南方局在重庆的办事处),同志们都喜欢叫段廷英为老段,而他最常干的一件事就是“遛狗”。

当时,红岩、曾家岩附近特务密布,一些秘密接送任务就落在了老段身上。在和特务们斗智斗勇的过程中,老段逐渐摸索出了一套方法。

根据被护送同志的装扮、身份以及送达的目的地,路线和斗争方法的选择也是不同的。有时,把客人放入闹市密集人流中;有时借夜幕掩护把人送到僻静的郊外;或者利用穿堂门,这头进,那头出……

若董必武拜客要机密,老段更是不断变换停车地点,夜晚行车时常常灭灯前行。

1940年,周恩来、董必武、邓颖超同志在重庆时合影

多年后,老段回忆:“恩来的车,特务们都认识。每天从早到晚,特务们都要到恩来的住处观察车子在不在,什么时候出去,什么时候回来,都要记下。”

与特务们的“游击战”也让老段乐在其中。当他胜利归来时,同志们总是欢喜地问他:“老段辛苦了,你今天又‘遛狗’了吗?”

他只是含笑点点头,从不矜夸自己的“战绩”。

在重庆,老段极少外出,连生活日用品也往往委托同志代买。用他的话说,要保持“临战状态”,随时待命,只要一声令下,就能准时把车开到指定地点。

这辆雪佛兰被称为“红岩小公共汽车”

稍有点空闲,老段就开始忙活车子,洗洗车、检修检修,都是他常干的事儿。周恩来那辆“超期服役”的旧雪佛兰车,从不灭火、抛锚。

在梅园新村的日子

1946年5月3日,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由重庆抵达南京,进驻梅园新村,老段也跟随前来。

董必武和周恩来在梅园新村的合影

在梅园新村,陪伴老段的不再是那辆牌号为1247的老式雪佛兰,而是一辆美国制造的别尔克小轿车。

1947年2月底,国民党军警包围了梅园新村,要求中共人员限期撤离。就在最后的几天,鲁迅先生挚友、进步人士曹靖华不顾白色恐怖,毅然到梅园新村来与董必武等人话别。

密谈过后,曹靖华一出门就被“狗”跟上了,怎么也甩不掉。他只好返回梅园新村寻求帮助。

知晓事情严重性的董必武,立马想到老段在甩特务方面经验丰富,立马吩咐其务必将曹靖华安全送出去。

“别尔克”小轿车现状(图源自中共代表团梅园新村纪念馆官方微信)

轿车刚出梅园新村大门,特务的小汽车立刻尾追而来。老段选择了行人多、十字路口多的路线,一面注视着前方的红绿灯,一面瞟着特务车,沿着国府路(今长江路)、新街口、大行宫附近,一遍又一遍地兜圈子。

车水马龙中,双方进行着一场斗智斗勇的较量。

眼看第三次兜到大行宫了,老段眼疾手快,乘着绿灯未闭,红灯将亮的瞬间,加速猛闯过去,一下子将特务的车甩在了身后。

“快,钻到人群中去!”老段将车停在了人行道旁,提醒曹靖华赶快下车,藏入人群脱险。

这样的斗争,老段已经见怪不怪了,从重庆到南京的七八年间,何止千百次!

老段不爱多说话,尤其不喜欢表现自己,但总是把组织的要求,一一化作自觉行动,又传给年轻同志。

梅园新村纪念馆

中共代表团在南京的后期,董必武的警卫另有任务,接替者是个刚进城不久的小青年。老段一次一次地嘱咐他:“保卫董老是我们对党的责任,敌人要加害首长,也可能打死司机的。”

“如果我牺牲了,你拼了命也要把车子开回去。”不爱说话的老段,这句话不知说了多少遍。